探秘医院护工江湖:“游击队”和“正规军”的暗战 - 对话 - 365足球体育不能用_365体育在线备用服务器_365bt体育在线网址 365足球体育不能用_365体育在线备用服务器_365bt体育在线网址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主办 新闻热线 邮箱 欢迎来稿 记者沙龙 理事会馆
当前位置:首页 > 对话 >

探秘医院护工江湖:“游击队”和“正规军”的暗战

半岛记者 李珍 张盛倩

近日,市民谷女士向半岛记者反映,她在青岛市市立医院(东院)做护工,被一家叫做北京市惠佳丰劳务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作人员阻拦。对此,青岛市市立医院(东院)安保部门负责人表示,这家劳务服务公司是医院招标的第三方服务机构,是为了规范医院的护工服务,但并没有不允许公司之外的护工进入医院。记者调查了解到,岛城多家医院都存在护工“游击队”和“正规军”并存的情况,尽管存在竞争关系,但多数都能相安无事。

2015年,岛城出现了比较规范的护工企业,也是从那时起,医院里有了“游击队”和“正规军”竞争的局面。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行业的良性竞争能够提高服务质量,给病人家属更多选择,无论是哪一方都不应该拒绝正常的市场竞争。

?

?

讲述>>

散工医院里揽活受阻

市民谷女士从2014年开始就在青岛市市立医院(东院)做护工。2019年2月,谷女士发现医院出现了一家叫做“北京市惠佳丰劳务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陪护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陪护公司)。有其他护工告诉谷女士,这家陪护公司正在招人,想让他们加入,每个人每天收取40块钱中介费。谷女士告诉记者,北京陪护公司进驻医院之后,公司的员工阻拦他们这些散工揽活。今年7月份,还发生过北京陪护公司的员工和揽活的护工发生肢体冲突的事件。谷女士对于陪护公司的行为很不理解,听说陪护公司和医院有合作:“即使有合同,医院都没有赶我们走,他们又有什么权利干涉我们的自由呢?”

8月19日,记者在青岛市市立医院(东院)见到了医院的安保科负责人郝主任。据他介绍,2018年下半年,医院进行公开招标,北京市惠佳丰劳务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中标,双方签订为期一年的合同。“对于北京陪护公司员工阻拦护工揽活,这种处理方式不太合适,我们就此多次与陪护公司沟通过这个事情。”郝主任说,医院与北京陪护公司建立合作后,曾建议在医院揽活的护工们与公司合作。针对类似情况,医院会与陪护公司继续沟通,若情况得不到改善,会上报给派出所和市卫计委,共同商量出一个解决办法。

对于医院引入陪护公司的原因,医院安保科负责人郝主任介绍,此前护工在医院里揽活给管理带来了不少问题和安全隐患。这家北京的公司会对护工进行统一的人员登记和培训,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人员都必须有健康证。如果出现了问题,病人可以找公司来赔付。

8月22日,记者联系到北京市惠佳丰劳务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市场开发部任经理。对于公司工作人员阻拦护工揽活的情况,任经理表示,他们在协助医院维护正常的医疗秩序。“这是我们给院方提供的‘门禁管理’服务,合同里都有。”对于发生肢体冲突的情况,任经理表示,确实和三名护工起过冲突,到底是不是公司内部的人不清楚,最后双方和解了。

据任经理介绍,北京市惠佳丰劳务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有自己的培训学校,该学校是北京市人社局认定的A类-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学校给培训合格的员工颁发健康证,员工持证上岗。从年初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名原来的散工护工加入了公司,由于存在一定的培训和运营成本,公司确实要收取一定的管理费,但是具体数目不方便透露。

?

?

现象>>

竞争多数拼服务比价格

医院引入正规陪护公司后和散工之间闹出矛盾的情况时常见诸媒体。

2018年,有媒体爆料称,在青岛某医院里,想要自己找护工,得先通过一家中介公司。这家中介打着“唯一合作单位”的旗号垄断护工市场,抬高价格、抽取提成,驱赶其他护工。而医院则表示,从来没有跟任何护工中介有过合作协议。2019年4月,深圳媒体也报道了一家医院里护工被打的新闻,被打的受害人是一名散工。据媒体调查发现,这家医院里的护工“正规军”和“游击队”之间的矛盾也是由来已久。

近日,记者通过调查岛城多家医院发现,有不少三甲医院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引入了护工管理公司进入医院提供服务。但多数医院并没有出现过散工和护理公司之间的激烈冲突,而双方的竞争则多数是以拼服务和比价格为主的“暗战”。

8月27日上午,记者来到青岛市海慈医院,以“家中有病人需要看护”为由寻找护工,分诊台内的工作人员向记者推荐紫荆护理,并拿出一张项目经理的名片,上面带有紫荆护理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紫荆护理的护工在医院很长时间了,陪护公司和医院有没有合作不清楚。”工作人员说。

在医院的D楼,一名清洁工带记者来到四楼病房,找到一位姓王的女护工。王女士表示自己有个病人还在照顾,暂时没有时间,但可以帮记者找别人。随即,她打电话找来另一名姓陈的女护工。“我们都是自己干,有活就互相通气,我没时间就找另一个人。像我们这样的陪护,一天230元或者240,病重的260。”王女士说。

陈女士告诉记者,陪护公司跟散工之间也有竞争,基本上就是抢客户方面,双方并没有激烈的冲突。

?

?

问题>>

散工中有的没有健康证

老家山西吕梁的张海明是紫荆护理的一名在职护工,据他介绍,当地政府从2015年开始培训护工,管吃管住,学习的内容包括理论学习和技能培训。张海明告诉记者,他们的收入按照病人的病情轻重从200元到300元不等,公司会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我们相比散工来说,没有那么灵活,他们有的是自己找活,有的通过中介,但中介费比较低。”不过张海明坦言,还是愿意在护理公司干,最大的优势是不需要自己找活,公司有宿舍,而且给买商业保险,避免了很多纠纷。

王华(化名)是一名较为自由的散工,他自己做护工,在遇到有活自己忙不过来的时候,会介绍同伴过来,收取10元“中介费”。“也有小家政公司在医院揽活的,他们收一定比例的中介费,但活不固定,有时候要等很久。”王华找活的方式是自己到病房和急诊室去发名片和宣传纸,有时会被护士制止。“我们这些护工干的时间长了也会抱团,大家互相介绍,也有工作经验。”王华说,价格方面都差不多,但不少家属还是很在意价格高低,差十几二十块,有时就决定了一单生意能不能接下来。对于是否有健康证和上岗证,王华说,散工当中有的有,有的没有,“这个也看病人家属,有些人不在乎这个,价格低一点就行。”

业内人士>>

良性竞争有助于行业发展

在青岛市中心医院门诊一楼,记者看到了紫荆护理设置在这里的办公室。负责人王延红介绍说,他们的护理中心已经在医院服务3年多,有护工60多人。“我们这里的护工多数是从山西吕梁市招聘来的,当地卫校和高护学校为农民工提供免费培训,合格的有当地政府部门发放的护理证。”王延红告诉记者,这些护工有上岗证、健康证和护理证,上工时,会和客户签订协议。“有了这些保障,就避免了病人家属和护工之间的纠纷,即便有什么问题也可以依据协议来处理。”王延红还表示,公司会对护工的质量把关,不肯出力或者没有健康证的他们不会收。

对于和散工之间的竞争,王延红坦言,这是不可避免的。“主要是价格,散工相对来说要价比较灵活,也存在为了抢客户压价的情况,”王延红说,“公司毕竟运营成本在这里,所以不可能去打价格战,就是靠服务质量去赢得客户。”

“我们现在青岛市中心医院、齐鲁医院、青大附院都有护理中心。”市政协委员、青岛美邦医药物流公司董事长林向峰创办的“紫荆护理”属于青岛最早一批从事医院护工管理的服务企业说,在最初进医院的时候也和“个体”的护工有过矛盾,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凭借护工的品质和服务质量最终得到患者家属的主动选择。

林向峰曾在2016年市两会期间提出“规范护工行业,在医院设立陪护中心”的相关建议,建议规范护工行业发展,人社、卫生部门要给予一定的扶持。林向峰的提案受到了人社、发改委等多个部门的重视。记者了解到,2016年,青岛市人社局开始推出了家庭服务业商业综合保险补贴,对青岛行政区域内注册的家庭服务机构为从业人员购买商业综合保险的,按每人每年100元标准给予补助。

对于企业和散工之间的竞争,林向峰表示,双方都不应该惧怕这种竞争,市场是开放的,谁的服务更好、更有保障,消费者就会选择谁,这也是行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